看色直播

  南宫浅看着驼背的老妇人,扯了扯战无极的衣袖,随即停下了步伐。

  战无极也停下步伐,眸光犀利的盯着步伐缓慢的驼背老妇人,然后拉着南宫浅退到旁边,把路让给她先走。

  他们都看出来了。

  这个驼背的老妇人有些怪异,十有八九,来者不善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驼背老妇人在经过南宫浅和战无极身边时,突然发出剧烈的咳嗽声,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南宫浅,最后步伐缓慢的离开。

  南宫浅皱了皱眉头,对方刚刚看她的眼神十分的冰冷,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般。

  不过她竟然没有动手,是怕没有胜算吗?

  毕竟她现在和无极是两个人。

  她最好不要有什么心思,否则她和无极绝对不会手软!

  来神界前,他们俩个就商量好了,任何想对他们动手的人,直接杀!

  战无极在看到驼背的老妇人拐弯消失不见后,才牵着南宫浅离开。

  在他们走后,原本拐弯的老妇人突然走了出来,目光阴恻恻的盯着南宫浅和战无极的背影。

   月亮眼靓丽女孩

  须臾,她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她不是别人,正是七杀幻化成的。

  看来他们俩个真的十分警惕。

  刚刚只是试探下,下次,他可是会真正的动手。

  那两个孩子绝对不能留!

  ……

  战无极和南宫浅很快回了家。

  “这几天你就待在这里别出去。”战无极看着南宫浅说道。

  “行,我在这里看看书,顺便修炼,只要神帝不来招惹我们,我就不动。”南宫浅笑眼眯眯的说。

  战无极点点头,总之他会寸步不离的保护她。

  下午的时候。

  寒夜来了。

  “一段时间不见,你竟然都要做母亲了。”寒夜看着南宫浅的肚子惊叹道,他们也就几个月没见而已。

  南宫浅摸着肚子笑道,“是啊,快要出生了,你呢?还没遇到心仪的女子?”

  恢复记忆后,她知道寒夜喜欢他。

  但她和他根本不可能,如今,她希望他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。

  “一个人挺好的,自由自在。”寒夜轻笑。

  “对了,我已经觉醒,几个月前我来神界时,有人把我抬下了诛神台。”南宫浅笑悠悠的说。

  寒夜双眸瞪大,脸上满是震惊,“是什么人推的你?不过帮你觉醒,也算是一件好事,你能从诛神台里活着出来,真是奇迹。”

  “之前我一直不敢肯定,但现在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的对象。”南宫浅轻轻笑道,心里微有些难受。

  有时候她宁愿自己不那么敏感,不知道一些东西,或许就不会难过。

  战无极皱眉,“你有了怀疑的对象?”

  他之前都没有听她说过。

  “是谁?”寒夜也很想知道。

  南宫浅看着远处盛开的鲜花,有些苦涩无奈的笑道,“要是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云萝。”

  “爱情女神云萝,怎么可能是她?你和她关系不是很好吗?”寒夜一脸的不可置信,心里更是震惊无比。

  “关系很好吗?或许很多东西都是假象呢。”南宫浅淡淡的笑道。

  其实她也不愿意怀疑云萝的,但有些证据让她不得不怀疑她。

  “假象?一个人可以演得那么逼真吗?”寒夜呢喃道,他一直以为云萝是浅浅的好姐妹,现在得知这个消息,他着实有些无法接受。

  她为什么要害浅浅?

  战无极脸色冷沉无比,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看起来无害的爱情女神。

  “当时那人不敢直接推我,估计是怕我知道是她是男是女。”南宫浅淡淡的笑道。

  “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就猜测是云萝。”寒夜皱眉。

  南宫浅笑了笑说道,“其实当时我还隐约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香气,那股香气是我之前回来神界时没在云萝身上闻到的,但觉醒后,那股香气我就不再陌生。”

  一直以来,她都不愿意怀疑是云萝,想着香气可能是巧合。

  但今天和无极从街上回来时,她路过一家店,又闻到了那股香气。

  只有她知道那家店背后的主人是云萝。

  所以这会儿她不得不怀疑是她。

  她竟然要杀她。

  要知道第一次在罗刹族见她时,看色直播她感觉到了她满满的善意。

  之后她回来神界,云萝待她也很好,如同姐妹般。

  还告诉她,她身边有潜伏的人。

  现在看来她告诉她这个,应该也是别有用心的。

  她估计知道她查不出来是谁,故意让她煎熬着。

  南宫浅苦笑,她实在想不明白看起来那样一个天真单纯的女子,竟然那么别有用心。

  “这……”寒夜瞬间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他知道南宫浅不会乱说话,她既然这样说了,就说明心里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。

  云萝竟然想要她死。

  恐怕她没想到的是,诛神台已经杀不了浅浅,反而帮她觉醒了。

  南宫浅在心里叹气,为什么都要她死呢?

  她现在真的很不喜欢神界这个地方,虽然这里还有她的好友。

  寒夜看着南宫浅的模样,很是心疼,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她应该已经知道我回来了,不如这样,今天晚上请她吃饭,大家摊开了聊聊。”南宫浅笑容明媚的说。

  她很想知道云萝为什么要这样对她。

  她自认为她和她前世没有什么仇,难道……

  是因为赫连洛吗?

  她喜欢赫连洛?

  但她以前从来没有表现出来,不然她必定能感应到一些。

  “这样也好,既然已经猜到是她,也就不用再玩捉迷藏。”寒夜正色道。

  南宫浅点点头,看着寒夜说道,“麻烦你去通知她一下,别的你不要多说什么。”

  “好,我明白。”寒夜立刻答应。

  战无极眯了眯眼睛,这个云萝要是知道浅浅没事,会不会再出手?

  看来他得防着点。

  爱情女神府。

  云萝在花园里修剪着花。

  “女神,寒夜刑司来了。”一名侍女走到云萝身边禀报着。

  云萝停下手里剪花的动作,寒夜来找她做什么?

  “让他进来。”云萝轻笑道,随即将剪掉的花朵放在旁边的竹篮里。

  片刻过后,一袭精致蓝色长袍的寒夜缓缓走了进来。

  “这么闲情逸致。”寒夜走向云萝轻笑道。

  “我这个职位很悠闲,所以很多时间跟这些花花草草打交道。”云萝脸上是天真烂漫的笑容。

  寒夜看着她的笑脸,实在无法把她联想成推浅浅下诛神台的凶手。

  “浅浅来了神界,她怀孕了,说晚上请我们一起吃饭。”寒夜笑着开口。